国际

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

原标题: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被不实流言傍身如果有一份美国总统特朗普最“羡慕嫉妒恨”的名单,那么被誉为“美版钟南山”、始终获得多数民众拥戴的安东尼·福奇一定名列其中。美国东部时间7月31日,身为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的福奇在国会作证时,毫不讳言美国在应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原标题: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被不实流言傍身

如果有一份美国总统特朗普最“羡慕嫉妒恨”的名单,那么被誉为“美版钟南山”、始终获得多数民众拥戴的安东尼·福奇一定名列其中。

美国东部时间7月31日,身为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的福奇在国会作证时,毫不讳言美国在应对新冠疫情中的失误,并纠正诸多议员关于新冠的离奇想象。

同时,耿直的福奇再次为中国“仗义执言”。

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 7月31日,安东尼·福奇在华盛顿发表讲话。

1

急剧反弹的疫情着实让美国上下一片焦虑。想想,连特朗普这样把不戴口罩当硬汉的死硬分子,都在半个月前都第一次乖乖服软,还高喊戴口罩就是爱国。

原因很简单。美国的新增新冠确诊病例实在高的离谱,连身后分居二三名的巴西和印度的总和都难以匹敌。这架势,绝对不是所谓“检测范围比较大”就能解释的通。

因此,国会众议院新冠疫情小组委员会7月31日举行题为“急需国家计划控制疫情”的听证会,讨论的重点就是怎么从国家层面解决防控疫情、疫苗研发、学校重启等问题。作为白宫抗疫工作灵魂的福奇,自然是全场焦点。

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 听证会上的福奇。

但是,国会议员们虽然问得认真,但着实谈不上专业。

比如,一位议员很好奇,同为民主国家,为什么欧洲能够有效控制疫情,而美国的病例却在持续增加。对此,福奇答道,欧洲超过95%的地区都切实实行“禁令”“居家令”等措施。但反观美国,事实上只有50%的地区真正“关闭”。

直戳要害,却又点到为止。

执行力的不同无疑是造成差异最直接的原因。但执行力为何不同?福奇没说,也不好说。

为什么欧洲可以?因为相比于美国,欧洲没有因为种族问题陷入全国性的示威乃至暴力活动,没有一个为了连任四处甩锅、却闭口不谈自己错误的政府,也没有在反智潮流和民粹主义中沉沦。

那美国为什么不能?其实答案就是白宫里的那位。

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 特朗普和福奇。

当黑人弗洛伊德因过度执法丧命时,特朗普不置可否。当联邦政府和地方各州围绕“重启”争执不休时,特朗普鼓动支持者“争取自由”。当别的国家都把重心放在抗疫和科普时,白宫里的总统却大放厥词要民众注射消毒液。

2

对于福奇来说,真话可以不全讲,但绝对不会讲假话。

比如,尽管国会听证会的重心是应对美国疫情,但还是有好事议员把矛头转向中国,向福奇提问是否有中国黑客入侵美国科研机构,窃取新冠疫苗的研发成果。

不管这位议员是故意抹黑,还是杞人忧天,这对福奇都不是一个好答的问题。如果说是,那等于昧着良心说假话。如果说不是,又会被华盛顿的反华鹰派攻击。

这种时候,福奇展现出了一名科学家应有的素养。他表示,不认为会有这样的事情,因为全球疫苗研发都是公开透明的,相关资料很快会公开,“如果他们想侵入电脑了解试验的结果,那几天后,他们肯定就能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看到。”

翻译一下,就是疫苗研发的资料都不做保密,傻子才费力不讨好地去偷一份本来就要公开的东西。

此前,特朗普政府一直炒作所谓中国黑客窃取新冠疫苗资料一事。美国司法部甚至还煞有介事地公布了一份声明,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对两名中国“黑客”提起诉讼。

然而提问的议员有心提问,却不愿相信福奇的回答,表示自己不明白为什么福奇会认为中国对美国的疫苗研发不构成威胁,毕竟美国政府才刚刚起诉了两个人。

如果这名议员不是那么闭目塞听,她大概能理解福奇所言非虚。

第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昨天已表示,在新冠肺炎疫苗自主研发方面,中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根本不存在、也不需要靠偷窃来取得领先地位。倒是我们更担心个别窃密成性的国家利用黑客来窃取中方的技术。

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

第二,福奇的心胸显然不是华盛顿的政客们所能比的。福奇此前就多次表示,他对美国疫苗在年底完成三期临床测试持谨慎乐观,同时也丝毫不关心谁能在所谓的“疫苗竞赛”中获胜。因为无论谁首先研发出新冠疫苗,都是全人类的福祉。

3

对于这样耿直的福奇,特朗普显然很无奈。

他不是没尝试过抹黑,但结果是超过3000名美国卫生专家签署联名公开信为福奇“鸣不平”。他也不是没想疏远福奇,结果发现得到得不偿失,不得不时隔数月后在7月30日同福奇再公开露面。

7月28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抱怨“没人喜欢自己”,坦言对福奇的高支持率表示不解。毕竟,“他正在与我们合作,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已实施了他和其他专家建议的举措。”

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

“羡慕嫉妒恨”显然是真实的。

不过特朗普对下面的事可能感到欣慰:看到自己纳闷,他的那些支持者坐不住了,纷纷对福奇发起流言攻击。

本周,在美国社交媒体Instagram和Facebook上得到超过1700万次观看及众多点赞的一段视频,以福奇的身份发布诸多有关新冠的谎言,试图抹黑福奇。

比如,“福奇”表示一旦新冠疫苗可以大规模生产,那么可以在必要的测试完成前就进行推广。再如,尽管有6000名医生认为羟氯喹是治疗新冠的特效药,但“福奇”就是不批准使用羟氯喹。

事实上,这些所谓的主张,全都是特朗普希望和主张的,也是福奇坚决反对的。新冠疫情是特朗普谋求连任的噩梦,因此多次病急乱投医,要么大放厥词称疫苗很快将会投产,要么固执地推广已被无数专家拒绝的羟氯喹。

其实,就在这次国会听证会上,还有议员不死心地问起羟氯喹的作用。对此,福奇再次委婉但坚定地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羟氯喹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是有效的。

耿直福奇再现身国会:为中国“仗义执言”

撰稿 深海龟

编辑王若弦 唐梦葭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