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恒大人寿董事长朱加麟离职 原因与其家庭有关

恒大人寿董事长朱加麟离职 原因与其家庭有关,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吴敏北京报道10月8日,恒大人寿官网发布消息称,公司于2019年9月23日收到朱加麟的辞职申请,朱加麟先生因个人原因,辞去本公司董事长、董事及其他一切职务。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朱加麟离职原因与其家庭有关,因为恒大人寿办公地点主要在深圳,而朱加麟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恒大人寿董事长朱加麟离职 原因与其家庭有关,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恒大人寿董事长朱加麟离职 原因与其家庭有关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10月8日,恒大人寿官网发布消息称,公司于2019年9月23日收到朱加麟的辞职申请,朱加麟先生因个人原因,辞去本公司董事长、董事及其他一切职务。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朱加麟离职原因与其家庭有关,因为恒大人寿办公地点主要在深圳,而朱加麟家在北京,不方便照顾家庭,因此提出的离职。而朱加麟的离职距离其担任恒大人寿董事长不过才一年多。

  董事长、副董事长先后离职

  公开资料显示,朱加麟于1964年出生,高级经济师。曾先后担任信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首席运营官、副首席执行官,中信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总行营业部(北京分行)党委书记及总经理,恒大金融集团常务副总裁、总裁,恒大集团副总裁等职务。

  2018年7月,朱加麟接替恒大集团的元老彭建军,出任恒大人寿董事长。

  恒大人寿方面表示,朱加麟在本公司任职期间,积极推动公司董事会建设、战略优化升级和业务转型发展,有效提升了公司的治理水平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此外,公司方面还表示,朱加麟辞职未导致公司董事会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要求,对公司的董事会运作及日常经营不会造成影响。

  同时,该公司表示:“本公司将依据《公司章程》尽快完成新任董事长的选举工作,并履行相应的监管报批程序。”

  巧合的是,恒大人寿副董事长陈杰在两个多月前也从恒大人寿离职。据了解,陈杰具有丰富的监管机构从业经历,其曾在江西大学、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工作,1998年11月进入中国保监会,先后担任办公室综合处处长,郑州保监办党委委员、副主任,派出机构管理部副主任,湖南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重庆保监局局长。2016年,恒大金融集团前董事长李钢被罢免后,陈杰被聘任为恒大金融集团常务副总裁。2018年4月,被调至恒大集团及恒大人寿任职。

  公开资料显示,恒大人寿原名中新大东方人寿,成立于2006年5月,注册资本金10亿元,经营地区为重庆、四川、陕西、湖北、湖南、河南、广东、江苏。2015年11月,中国原保监会正式批准中新大东方人寿更名为恒大人寿。

  恒大人寿的股东结构显示,恒大集团(南昌)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0%,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持股25%,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5%。

  背靠恒大集团,恒大人寿的保费收入也实现了大幅增长。恒大集团入主的当年,恒大人寿即实现了保险业务收入13.05亿元,而前一年的保费收入为8.34亿元,随后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年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34.7亿元、281.01亿元和323.72亿元。

  净利润方面,恒大人寿2017年扭亏为盈,盈利12.44亿元。2018年,盈利17.54亿元。

  恒大人寿最新披露的2019年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9年2季度,恒大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4.66%、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7.05%,较上季度末的124.09%、126.59%略微上升。该公司上半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为181.61亿元,同比增长33.23%;净利润为4.05亿元。

  据恒大人寿官网介绍,该公司立足人寿、年金、健康和意外伤害等保险业务,积极推进大养老、大健康、大社区战略布局,为客户提供涵盖人身保障、财富管理、康养医疗等贯穿全生命周期的专业化保险保障服务。

  目前,恒大人寿排名已跻身全国寿险20强,总资产超1000亿元。截至2019年二季度,公司净资产为148.89亿元。

  退保激增 踩雷ST康得

  值得注意的是,恒大人寿在业务方面对银保渠道的依赖性较强,这从该公司2018年年报中可以看出。2018年该公司银保渠道占比约为93%。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前五的产品分别为恒大福临门两全保险(分红险,I款)、恒大稳得利至尊版养老年金保险、恒大岁岁盈年金保险(B款)、恒大恒盈二号终身年金保险、恒大恒盈一号终身年金保险(A款),均为银保渠道销售产品。其中,销售第一的恒大福临门两全保险(分红险,I款)2018年录得原保险保费收入199.24亿元。

  此外,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前3位产品也均为银保代理销售,分别是恒大金玉安泰六号年金保险(万能型)、恒大恒乐多两全保险(万能型)、恒大附加金账户年金保险(万能型,F款),保费分别为23.4亿元、19.2亿元、4.5亿元。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一般而言,银保渠道产品多为中短期存续产品,容易出现集中退保的现象。

  本报记者翻阅恒大人寿近几年年报发现,该公司近两年退保压力较大。2016年,恒大人寿退保金分别7.89亿元;2017年,退保金增至13.34亿元;2018年,退保金更是飙升至94.58亿元,已经远远超过前几年的退保金总额。

  不过,一位寿险公司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退保金增加并不能体现一个公司的业务是否健康。从公司的角度来看,在卖出产品时,就已经对未来客户取出相应金额做过测算,提前做好了准备,退保都在预期之内,所以退保金增加对流动性的影响也不会太大,除非是在经营当中,出现重大业绩波动,或者是重大决策失误,那是会产生很大压力,但按照目前保险公司审慎经营的状态,大部分公司是不会因为退保出现显著的现金流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恒大人寿近期还卷入了深陷债务漩涡的ST康得一案。

  9月10日晚间,ST康得公告称,由于公司债券交易纠纷,公司近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恒大人寿要求解除双方就ST康得2017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以下简称17康得新MTN002)达成的交易合同,并返还恒大人寿已支付的投资本金2亿元,并支付利息996.91万元。

  据了解,“17康得新MTN002”应于2019年7月14日(该日为节假日,顺延至2019年7月15日)到期,截至到期付息日终,“17康得新MTN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在诉讼请求中,恒大人寿还要求ST康得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及实现债权的律师费、保险费等,同时,案件诉讼费、保全费也由ST康得承担。

  对此,ST康得称,公司将采取相关应对措施,积极维护公司权利,保护公司及全体股东正当权益不受侵害。鉴于后续判决结果尚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公司将根据诉讼的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公告显示,恒大人寿与ST康得的债券交易纠纷将于2019年10月28日在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阅读: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